超智能奇點創新-徐作聖(陽明交通大學退休教授)

超智能起點創新

2022年是個充滿不安的年代,多重不確定因素累進加疊形成了籠罩全球的陰影,包括了俄烏戰事、疫情擴散、通膨壓力、全球供應鏈失衡等。在另一方向,超級人工智能技術全面開展為產業振興帶來了嶄新的希望。

 

數位匯流及元宇宙的興起激盪起一片産業重組的風潮,特别是以「自我組織、超級智能」的網絡奇點 (Singularity) 引發不少關注,雖然這個議題在大陸被學界(複雜科學及經濟管理)與媒體熱議,但在台灣企業界很少被提起。在全球政經情势昏暗不明之際,「奇點」似乎指引了一個另類的發展方向,為動態系統管理及跨領域领導力提供了一個可運作的策略模式

智能經濟體系有兩個重要的概念:奇點 (Singularity) 及有機進化體系(Organism Evolution,如元宇宙) ,此兩概念都是談「體系演化」,也同是網路分布經濟的主要驅動力,但各自有不同理論基礎。從熱力學平衡系統的理論來看,「奇點」指的是「遠越」所有人類的超級智能(Superintelligence) 所引發導致的「系统爆炸」,是元宇宙最終局的平衡狀態,也就是「熵增」極大化的概念,是一種「退化」的方向。但從系統演化的角度來看,Prigogine的耗散理論(Dissipative Theory)把物體演進看成一個「過程」,在不斷「外部化」(Externalization) 過程中,有機進化體系由從無序到有序,由簡單到複雜,由低級到高級,由無功能到有功能,是一種「進化」的方向。在「過程」中形成專業化奇點是達成全面「超智能」的關鍵,更是元宇宙體系發展的核心。

研究論證指出:元宇宙的終極發展是形成「多奇點」的複合結構,但在演進的過程中透過不斷「外部化」以提升系統智能內涵,建立一序列的元宇宙奇點專業化(Singular Specializations) ,如此更符合有機進化體系的進化模式,如圖1所示。

Googler DeepMind 最新推出的超智能平台AGI Gato就是要模擬、分析系统奇點發展的軌跡與結果,但若加入了以科學根據實證主義為基礎的耗散理論,其應用度應比以純數學演算法操作(Algorithmic Manipulations)的通用人工智能平台更為有效而精準,如图2所示。

一位傑出的猶太菁英Prigogine,創造了著名的耗散結構理論,為現代網路攬動(Network Churning) 及系統演化提供了一個理論根據,也為元宇宙開放統分布式多奇點系統(Open system multi-local Singularities Distributed Economy) 的發展方向提供了一個藍圖(3),爲元宇宙系統跨外部化策略發展提供了一個理論依據。

Prigogine1977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但其理論應用多集中在系統工程、複雜系統、網路體系、生物進化等領域,看來這位猶太先知跨領域思想極為宏大深遠,其科學思想則更體現著一種不同於經典的一種新科學傳統綱領或範式,能成功分析、預測跨領域、多樣化體系的結構與演化問題。從上面的案例看來,「跨業」領導力需要真正寬廣的視野、博大胸襟及膽識、豐盛的基礎功力、適當的產官環境等條件,這應該都是台灣未來應該努力的地方。

 

通用人工智能AGI的精進使「奇點開發」成為新興的演進途徑 (Evolutionary Pathway) 智能構建、網路超連結、超智能國際合作等功能都是落實超智能分布式、自我組織體系的關鍵工具。「奇點」這個抽象概念,由一個單純抽象隱喻,已逐漸發展成為智能產業發展的主流架構,是創造綜效、分布式智能、自我組織等功能最核心的理論基礎,其相關論述如圖4及图5

「奇點」本是天體物理的學術語,是指「時空中的一個普通物理規則不適用的點」,一個假設的時間點,其中新的、與生俱來的 ((Immanent) 、更智能的世代將出現得越來越快,導致智能的爆炸,並產生一種在實質上遠超所有人類智能的超級智能 (Superintelligence) ,也就是分布體系發展的主要驅動力。這個概念在自然科學界的物理、化學、生物的系统互動有諸多描述,甚至對人類生態演進及文明發展都有顯著的影響。

從宏觀產業發展的角度來看,「奇點」與人類文明發展息息相關。在近代文明的發展進程中,物質/能源/資訊(Matter/Energy /Information)的互動關係是四大工業革命的「奇點」;18世紀及20世紀初20世紀的兩大工業革命,兩者是能源的取代,由傳統的人力、獸力轉型成化學能及電能,也都是能源替代轉型的「奇點」;在20世紀及21世紀,資訊導向的產業發展分別創造了資通訊產業的普及,及数位匯流及智能產業的「奇點」。

自超高亂度()星際大爆炸 (The Big Bang) 以來,人類的生活與産業的發展造成了高速、不可逆的「熵增」趨勢,而自18世紀以來的全球化形成了「大者恆大」的寡佔經營策略,也就是現行産業鏈上下垂直整合的體系,在熱力學的範籌屬於超穩定(Metastable)的狀態。智能技術的興起,包括AI/區塊鏈/ICT/AI/3D列印等,將有助於形成分散式奇點的結構,以增加亂度或「熵減」的模式平衡地球生態演進中物質/能源/資訊的平衡。換言之,在Matter/Energy /Information 「再」平衡的進程中,「奇點」(或分布體系)的形成是必然的,用智能科技的話來說,就是用AI 演算法式操作 (Probability With Skill) 與區塊鏈結構性 (Randomness With Structure) 的應用來減緩或改善「熵增」的速度。

從智能産發展的角度來看,「奇點」是指電腦智能型與人腦智能型相容的那個神妙交集(Commons),元宇宙、演算法産業(Algorithmic business)、智能準醫療都是個案。「奇點」目前正朝向全功能體系 (Omnipotence) 方向發展,其特色就是間接式由下而上 (Stigmergic) 的平行管理、分布式智能體系 (Distributed Intelligence) 、自我組織能力 (Self-Organization) 等治理手段以激化組織整體綜效,適用於全球化「超智能產業」分布經濟的發展,產業結構也將由集合型結構(aggregate) 發展成為多地域奇點 (Multi-local singularity) 有效將碎片化、切片化、規模不足等傳統整合式應用的問题,有效轉化成為專業化 ( Specialized Singularities) 及分布式消費系統 (Distributed Consumerism) 並最大程度降低系统「熵增」的問題。

在台灣,我們常討論「跨業」:跨業整合、跨業學習、國家隊跨业整合等,但實踐起來卻很難到位。我們談元宇宙、談智能科技,但為什麼沒有落實跨業綜效、領導力、軟體整合、系统结構演化等課題? 耗散理論是否可以提供了一條重新思考的路徑?在選擇性地與外部化元素的交互激盪、合作、共同演化的情况下,如何發展出本身獨特分布式的專業奇點應为現階段的重點,也是台灣產業轉型的契機。超智能技术及元宇宙系统的快速發展,在可预测的未来,网路奇点形成势成趋势 (如图6)

奇點策略的執行必須依託在領導力、策略方向、執行力,而配套的科技基建、技術、人才、消費市場、環保及ESG議題的建構等。科技基建包括5G基站、強AI技術、工業互聯網、大數據中心及新能源充電樁等「新基建」的鋪設與建置,其目的在於確保穩增長、支撐經濟的首要目標外,更重要的是創造並奠定未來智能經濟增長動能及治理能力。

近年來重視產業轉型及新興產業發展,政府主導成立了一系列的「國家隊」產業開發計畫,但各個計畫平行獨立運作綜效並不明顯。在面對錯綜複雜的國際情勢、軟實力與硬體製造平衡策略下,「奇點」思維能夠提供産業綜效開發的指引,在跨領域综效、跨軟硬產業整合、跨國際營產業等議題上創造多重區域經營模式轉型,重新開闢一條新的道路 (Specialized Singularity & Distributed Consumerism)。雖然,「智能型爆炸」奇點的運作模式仍有待全面開發,但朝野仍應仔細評估「奇點」策略可能為產業綜效所帶來的影響,為長期產業發展訂定一個堅實的基礎,落實永續發展的目標,也為未來產業發展來奠基。

Consumerism)。雖然,「智能型爆炸」奇點的運作模式仍有待全面開發,但朝野仍應仔細評估「奇點」策略可能為產業綜效所帶來的影響,為長期產業發展訂定一個堅實的基礎,落實永續發展的目標,也為未來產業發展來奠基。

 

台灣超智能奇點的發展必须依托在精緻研發轉型,短期結合現有產業結構,利用人工智能、區塊鏈、web3.0 、元宇宙等技術創造奇點優勢,發展獨特群聚「分布式經濟」模式。以區塊鏈及人工智能為基礎的元宇宙系統能帶來巨人的效益,如保密性、可追溯性、全面智能化分布經濟結構、自然進化的生態系統等,而最要的是提供產業轉型的契機,加速從「代工」思維轉化成為分布化的產業結構,開展成為國際化的科技尖兵,如圖7所示。

俗话说:你必須尊重生物的多樣性,才能成就一片森林。多元化社會、分布經濟及特殊奇點開發是台灣最大的威脅,也是最大的機會。産官學研界是否也應該重視這個新興的課題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回到頂端